×

BGB324或终结特罗凯 易瑞沙耐药基因

mcyclub mcyclub 发表于2020-07-24 15:38:00 浏览61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    近日,BerGenBio公司宣布其评估BGB324(bemcentinib)的临床试验已经达到了第一个功效终点。Bemcentinib是种选择性AXL激酶抑制剂,该临床试验评估了bemcentinib与厄洛替尼(印度特罗凯 erlotinib)联用,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患者的药效和安全性,这些患者已经获准使用EGFR抑制剂。


    肺癌是癌症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,而许多肺癌者都具有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(EGFR)突变或过量表达/基因扩增。据估计,2018年美国将有约20万名新的NSCLC病例被诊断。


    其中,约有15-20%的患者具有EGFR突变。而在中国,肺癌亦是最常见,并且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癌症。据统计,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新增肺癌患者都出现在中国。而且,EGFR突变在亚洲NSCLC患者中尤为常见,据估计,在亚洲肺癌患者中出现EGFR突变的比例可高达30%-40%。这些患者的预后和生存期都较差,急需新的治疗方法来缓解病情。EGFR突变会导致EGFR信号持续激活,从而驱动肿瘤细胞的生长。使用靶向EGFR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EGFR TKI),比如厄洛替尼(印度特罗凯 erlotinib)或吉非替尼(印度易瑞沙),可以有效地阻断该信号传导途径。


 


    然而,几乎所有患者在用药一段时间后都会发展出对EGFR TKI的耐药性,导致疾病进展:接受EGFR抑制剂做为一线疗法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0.2个月。这些肿瘤的耐药性有的是通过发展出额外的突变(例如EGFR T790M突变)产生,但在接近一半的患者中并没有T790M突变,耐药性是通过旁路机制来驱动的。目前,针对T790M突变的第三代EGFR抑制剂已显示出良好的效果,让T790M阳性患者有了希望。但是,T790M阴性患者对于新型治疗方法仍有紧迫的医疗需求。


    另外,在接受EGFR抑制剂作为一线疗法的EGFR突变型NSCLC患者中,达到预防或延迟耐药性的产生目的,也存在未满足的医疗需求。 AXL是属于TAM家族的酪氨酸激酶受体,近来的研究显示,激活的AXL会帮助癌细胞发展出对厄洛替尼的耐药性,而在细胞中抑制AXL活性,则能恢复细胞对厄洛替尼的敏感性。


    BerGenBio就基于这点,专注开发AXL激酶抑制剂,试图将其发展成癌症治疗中联合用药的基石之一。该公司的主要产品bemcentinib是一种同类首创,高度选择性,生物可用的口服AXL小分子抑制剂。 这个名为BGBC004的临床试验旨在验证这个假设:通过每日口服bemcentinib来抑制AXL活性,也许能够逆转和阻止患者对厄洛替尼疗法发展出耐药性。


    它是个多中心、开放标签的临床1/2期研究,在IIIb期或IV期NSCLC患者中联用bemcentinib和厄洛替尼,来评估在接受厄洛替尼作为非一线疗法、T790M突变呈阴性的晚期NSCLC患者中逆转EGFR靶向疗法耐药性的效果,以及在接受厄洛替尼作为一线疗法的患者中,预防对EGFR靶向疗法出现耐药性的效果。


评论在此 欢迎指正

访客